• 您好
  • 免費注冊
  • 0我的購物車 >
    購物車中還沒有商品,趕緊選購吧!

    茅臺反思:杜絕成為大型“圍獵場”

      伴隨著高管的接連出事,一直處在“鎂光燈”下的茅臺集團再度被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


      茅臺集團前董事長袁仁國被“雙開”已過去半個多月,留給茅臺內部的反思潮正在持續。


      6月14日,貴州召開全省警示教育大會,通報稱“袁仁國所涉問題相當嚴重,教訓極為深刻,嚴重破壞茅臺形象”。緊接著,據茅臺集團6月15日官網披露的消息,公司也召開黨委會,學習貫徹全省警示教育大會精神,研究部署公司警示教育工作。


      茅臺集團強調稱,通過此次全省警示教育大會,公司上下要更加深刻地認識到茅臺從嚴治黨和反腐敗工作所面臨的嚴峻形勢,要聚焦檢視問題,全領域、全方位抓好問題整改,堅決杜絕茅臺成為一個大型“圍獵場”和腐敗“重災區”,成為前赴后繼、塌方式腐敗的典型。


      袁仁國被“雙開”的消息是今年5月22日被坐實的。彼時,距離他卸任茅臺集團董事長職位剛滿一年時間。在袁仁國“倒下”的前后,據記者統計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數據,近一年內,貴州省內有8名官員也“栽倒”在茅臺酒問題上,有些是因為違規收受茅臺酒等禮品、有些則是轉賣茅臺酒或者茅臺酒批條獲利。


      袁仁國被“雙開”后被逮捕。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日前公布的調查信息顯示,袁仁國的違法違紀問題主要是將茅臺酒經營權作為拉攏關系、利益交換的工具,進行政府攀附,撈取政治資本;大搞權權、權錢交易,大肆為不法經銷商違規從事茅臺酒經營提供便利,嚴重破壞茅臺酒營銷環境;大搞“家族式腐敗”;轉移贓款贓物,與他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非法獲取巨額利益;大搞權色、錢色交易等。


      目前,貴州省方面已三令五申禁止領導干部利用茅臺酒謀取私利,并同時推進專項整治工作。


      令外界唏噓的是,袁仁國并非是茅臺集團唯一一名“倒下”的高管。在袁仁國之前,茅臺集團及子公司貴州茅臺高管落馬已多達三名,分別是貴州茅臺原總經理喬洪;茅臺集團原黨委副書記、原副總經理房國興;茅臺集團原黨委委員,貴州茅臺原副總經理、原財務總監譚定華。


      伴隨著高管的接連出事,一直處在“鎂光燈”下的茅臺集團再度被推向輿論風口浪尖。


      據記者從貴州茅臺的一些股東中獲悉,茅臺集團現任董事長、貴州茅臺董事長李保芳曾深刻反思袁仁國出事的問題。


      在李保芳反思看來,袁仁國的問題主要出現在營銷環節。


      “在過去的20多年里,茅臺的營銷體系主要是依靠專賣店、自營店、特約經銷商、總經銷商這幾種銷售模式。過去的營銷體制是合適的,作用也很大,效果也非常好。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變化,傳統單一體制不協調問題已越來越突出,主要體現在市場布局不合理,存在盲區和死角、營銷體系不完善等問題;自營渠道和社會渠道也沒有形成有效互補;市場化程度不高,調控和平衡市場能力不足,最明顯的是茅臺酒價格管不了。”李保芳曾表示。


      茅臺方面正試圖從體制機制上“摧毀”滋生腐敗的溫床。這個機制的改革主要體現在茅臺集團營銷公司的成立。今年5月5日,該營銷公司已正式揭牌成立。


      按照李保芳的構想,新成立的集團營銷公司將重在“用好增量、管好存量、加強管控、統籌市場”,與社會渠道實現錯位發展,與原有營銷體系互為補充。“集團這個營銷公司是為了完善終端市場的,可以有效緩解茅臺酒囤貨、奇售、無售等帶來的價格管控失利,有利于維持穩定的市場環境。”李保芳這樣表態稱。


      然而,茅臺集團營銷公司的設立,卻讓茅臺集團以及貴州茅臺遭遇空前的壓力。由于擔心集團會壟斷茅臺酒的銷售、集團與上市公司之間會產生巨額的關聯交易等問題,貴州茅臺的中小股東們質疑風波至今未平息。這由此也引來上交所的介入,并給貴州茅臺發去了監管工作函,要求回應集團營銷公司擬開展的商業活動及具體的經營模式、是否有經營上市公司茅臺酒的計劃等。


      據記者獲悉,李保芳曾稱,成立集團營銷公司并不會傷害股東的利益,大股東不會與小股東爭利。


      但至今,距離上交所下發監管工作函已過去一個多月時間,上市公司貴州茅臺層面遲遲未作回復。茅臺集團營銷公司究竟會作何統籌布局,至今仍不清晰。


      值得一提的是,伴隨著袁仁國被查,茅臺方面也在整頓經銷商隊伍,清理違規經銷商。按照貴州茅臺年度股東大會上通報的,茅臺方面清理掉的經銷商中,總共空出了6000多噸茅臺酒。市場亦在觀望,這6000多噸的配額,將如何重新再做分配。


      記者亦在采訪中獲悉,茅臺方面原本在本月召開一次反腐大會,會對經銷商營銷問題進行定性,但該大會召開時間已被推遲。壹酒購

    曾道人玄机报